螺栓斷裂 已預告核災(李桂林)

2012年05月30日

 

我是個退休核電技術工人,今年3月看到核二廠二號機因大修停機時,產生0.29G震動後(相當於6級地震),7根螺栓斷裂,讓我憂慮核電廠安全。記得民國70年,核二廠一號機於一次停機作業時,反應器值班員問我:「地震儀是你的工作項目嗎,昨夜停機時發現一個0.2+G震動訊號出現。」表示才剛啟動,尚未正式商轉的反應爐體便有不正常的震動源存在。

直到去年10月停機檢查,台電就發現二號機有螺栓斷裂異狀,才會在年底暗中採購一支螺栓。事後,雖然台電辯稱「因模擬超音波檢測之需而採購」卻被專家王偉民戳破謊言「不同材質的物件如何作為比對的依據?」深究此螺栓之斷裂不外乎是因來自反應爐內部產生的劇烈震動,使爐體底座的固定裝置承受超大震動,拉扯螺栓以致斷裂。而3月16日停機時的巨響,必然就是該震動的重演。
台電後來解釋螺栓斷裂是:1,不當安裝,2,淬火裂紋,3,低延展性。1是推給建廠單位,2與3是推給螺栓製造廠。核能是何其天大的事,我不得不挺身嚴正駁斥。
震源有兩大類,四種震因:第一類震源來自劇烈的單次震因:其中一個震因是,當原子爐因反應器保護系統動作而急停時,145支控制棒被4000磅的推力急速插入,等於約270噸推力由爐底往上推撞,此撞擊在爐頂部產生反彈波,造成水槌作用,往復數次才停止,反彈波在爐內以超過音速速度上下回彈。
第二個震因是,當運轉模式由熱停機切換到冷停機時,為了確定控制棒在全入的定位,急停動作會再重複一遍,此時撞擊力道更直接而強大。上述兩點都屬低頻震波。
其中反彈波(水槌效應)的強度與壓力成正比,壓力越高作用力越大。由台電報告記載316當時反應爐壓力為200磅,此即為造成水槌作用的原因,為何不降到0壓力再切換開關,顯示有不當運轉、操作 。
第二個震源來自持續的長期震因:當核電廠全功率運轉時,給水系統以每小時約900萬磅的高速水流灌入反應爐以產生相當的蒸汽發電,是以擾流流態進行,會產生高頻震動,當這900萬磅高速水流又被再循環系統的噴射幫浦吸送,成再循環水流,結合成爐心的總流量,以1千多磅的壓力,每小時約40萬噸的高速水流通過爐心燃料區,自爐底向上沖擊爐心複雜的結構,必然產生連續的高頻震動,而這兩種高頻震動是運轉後就不停的。

非完整體不堪使用
反向推估,一支螺栓的抗力高達50多萬磅,斷了7支,表示反應爐的震動力量存在大於數百萬磅的毀滅拉力,我因此推論,已開始斷裂的螺栓絕不只這區區7加1支而已。台電一向以封閉專家自居,事發迄今2個多月,台電絕口不提螺栓斷裂原因,在本月23日企圖找藍營立委到核二廠作秀一番,便想啟動運轉,不理會我們的核電廠已大禍臨頭。
想當年的核二廠長找我去專司反應爐水位壓力儀器的任務,盡量避免重蹈核一廠頻頻跳機的往事。爐體基座原是完整一體的,看到此次台電換掉螺栓的照片,原子爐基座被鑿開7個大洞,再行灌漿修補,我的內心淌血,因爐底座已變成一大塊加7小塊的非完整體,嚴格說來,已達到不堪使用的危急地步。
據台電報告,螺栓斷裂已存在一段時日,隱然預告核災,而台電跟原能會還保證安全,而福島核災正是在「保證絕對安全」之下保出來的史上絕大災禍。當執政者奢言尋求歷史定位時,有沒有想到核災後的萬年臭名?

作者為台電退休核電技術工人

 

COMMENT:太恐怖了,台北有可能發生幾百萬人大逃亡事件,台灣經濟解體,台灣崩潰滅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學習智庫

lawinl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awinlaw
  • 日核能專家:台灣若核變 700萬人喪生
    -字
    +字
    作者: 侯俐安╱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2年10月21日 上午5:30
    相關內容
    放大顯示
     ▲小出裕章在師大附中舉行反核演講。(陳卓邦攝)
    中國時報【侯俐安╱台北報導】
    研究核能一輩子、反核四十二年的日本京都大學原子爐實驗所助理教授小出裕章昨天訪台,首次向「外國人」發表反核理念,以《我所看到的核電真相》為題,語出驚人分析:台灣若核電廠發生輻射外洩,一個月內北部會有三萬人猝死,其後因罹癌死亡人數將高達七百萬人。
    原能會核能管制處長陳宜彬昨晚回應指出,他沒有看過這份報告,不過美國沒有與核四相同的機型,除非拿出詳細數據與計算基礎,否則小出裕章所言並不具公信力。
    小出裕章昨天應《今周刊》、宜蘭人文基金會與專欄作家劉黎兒邀請來台出席「許孩子一個安心的未來」論壇。小出裕章投入反核四十二年,福島核災過後,也持續為輻射受害者發聲,被稱為「不屈的研究者」。
    小出裕章提出警告說,根據美國安全規制委員會針對與核四同型的「進步型沸水式反應爐」模擬計算資料,若輻射外洩,套用於台灣並假定吹東風,輻射量將在一個月內造成三萬人猝死,後續致癌死亡數則高達七百萬。
    小出裕章指出,美國核電廠一百個原子爐都建於地層穩定的東岸,歐洲擁有一五○個原子爐地盤也相當穩固。反觀台灣、日本都是地震大國,地層不穩定,尤其台灣核電廠老舊,新蓋的核四有如「拼裝車」,讓他很憂心。他直言,台灣不是一個國土幅員遼闊的國家,核四附近人口密集,北台灣避難效率幾乎是零。
    從廣島遭受原子彈轟炸、蘇聯車諾比核災、日本東海村臨界事故到日本福島核災,傷亡事件歷歷在目。小出裕章說,日本曾經對核能有期待,希望能走在世界尖端,如今不但電費不如預期調降,更讓十萬居民曝露於輻射中。
    他換算,台灣若增加火力發電量,核一到核三可以停機,核四也無須運轉。前美國電力公司土木結構主任工程師郭國榮進一步提倡,將核四廠改裝為燃煤發電廠或液化天然氣發電廠,可提高安全性、減少汙染,也無須掩埋場處理燃料廢物。
    「一旦發生事故,就連後悔也來不及了。」小出裕章語重心長地說,核能一定會對下一代孩子留下核廢料與輻射,無論如何都必須廢核。

    http://tw.news.yahoo.com/%E6%97%A5%E6%A0%B8%E8%83%BD%E5%B0%88%E5%AE%B6-%E5%8F%B0%E7%81%A3%E8%8B%A5%E6%A0%B8%E8%AE%8A-700%E8%90%AC%E4%BA%BA%E5%96%AA%E7%94%9F-213000941.html
  • 妮妮
  • 謝謝您讓我加入您的部落格

    讓我學到很多^^

  • ??
    不客氣!

    lawinlaw 於 2013/03/26 17: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